全球首款
可以挖矿的区块链媒体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你得知道什么时候跟牌,什么时候弃牌。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Know When to Hold ’em, Know When to Fold ’em

你得知道什么时候跟牌,什么时候弃牌

——Kenny Rogers THE GAMBLER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Kenny Rogers《The Gambler》歌词

7月20号的傍晚,翰林书院这片古色古香的院落聚集了一批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草坪上竖着高大的牌子,上面的英文“Quant Hackathon”与牌匾上“翰林书院”四个烫金大字交相辉应。

Hackathon,中文为黑客松,想必每一个程序员都不陌生。编程马拉松是一群程序员和图形设计师、界面设计师与项目经理,聚在一起,以紧密合作的形式去开展某项软件项目的活动。编程马拉松的灵魂是合作地编写程序和应用。

然而在这个院落里,很难找到敲击代码的程序员,也感受不到思维碰撞的激烈氛围。希望赶上区块链热潮的投资方,打算左右逢源的项目方以及渴求一夜暴富的散户在大厅里踱来跺去,疯狂地交换着微信。

“你们搬砖吗?”这句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成为聊天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就像是彼此确认圈子和身份的一个暗语,懂的人自然可以称兄道弟,不懂的人就不相为谋了。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币圈黑话大全》中对“搬砖”一词的解释

以“搬砖”为代表的“量化交易”这个在普通人眼中略显生僻的术语正在数字货币的圈子里炒得火热。这样的论坛遍地开花,当场就有为自己第二天的量化交流会打广告的项目方;Quant Hackathon还声称鉴于该活动火爆异常,考虑近期加办一场。

量化交易到底有何种魅力?

所谓量化交易,是指以先进的数学模型替代人为的主观判断,利用计算机技术从庞大的历史数据中海选能带来超额收益的多种“大概率”事件以制定策略,减少投资者情绪波动的影响,避免在市场极度狂热或悲观的情况下作出非理性的投资决策。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量化模型=计算机技术+量化分析师制定策略

在股票市场上,量化交易早不是什么新闻,量化从业人士张威告诉人民创投(ID:renminct),在国外七成的交易都是通过计算机决策的,在国内这个数字也接近五成。

过去的股票市场都是靠交易员手动敲键盘来操作的,难免一失手成千古恨,这种行为被戏称为“胖手指”,相比之下,量化交易则如同点石成金的“仙人指”。量化里最美的童话就是“旱涝保收”,牛市也好,熊市也罢,都能大赚特赚。

传统股市量化中最耀眼的明星莫过于詹姆斯•西蒙斯,其一手缔造的大奖章基金自1988成立至2009年西蒙斯退休的这21年间,年平均收益率达到了惊人的46%,即使是2007年次贷危机席卷美国,量化基金遭遇滑铁卢的时代,大奖章基金依然获得了骄人的73%的回报率。

量化投资中常用的策略,包括阿尔法策略,CTA策略和套利策略。阿尔法策略通过选股组合,挖掘超越市场整体表现的投资机会;CTA策略通过追随趋势,追涨杀跌;套利策略利用市场价格差异,空手套白狼。每个量化投资策略都是个黑盒子,它们是量化公司的量化投资的核心竞争力,其他外部人无法知道其中的秘密。

旱涝保收,坐收渔利,这样的“黑科技”让币圈的投资者也分外眼红。一家量化交易企业的创始人这样描述自己转行数字货币量化交易的经历:“两年前,炒币的朋友经常24小时看行情,搞得精神疲惫,问我如何在数字货币领域实现量化、程序化交易。他们提供了一个比较简单初级的模型,希望我在它的基础上扩展改造,增加风险管理模块。”

现在大大小小的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团队采用的量化策略与传统外汇市场、期货市场用来做套利的策略虽然大体相似,可也玩出了新的花样,搬砖就是一个典型。搬砖学名“配对交易”,是指同类型股票或同股异地股票根据价值分析以及股价相对比例相互置换的一种套利方法,由于政策原因,同股异地搬砖并不常见,但在数字货币市场,大大小小的交易所数不胜数,不同交易所之间的价格也常有差异,利用价格差低买高卖,就成为数字货币量化中最简单粗暴的盈利方式。

逐利者如水赴壑

经济增速的放缓带来的紧张感和急于求富带来的焦虑感,让传统股票市场的量化交易者蠢蠢欲动,也许他们观望已久,但先前的数字货币的市场太小,让他们不屑于舞枪弄棒。如今,全球数字货币资产市值升至4000亿美元,华尔街之狼也开始对这块肥肉下手。

据《财经》消息,数字货币量化投资基金TradeTerminal创始人孟尧称,华尔街体量最大的对冲基金和信托基金正在考虑进入数字货币市场,亿万元资金的涌入会使数字货币市场更加动荡,沦为机构投资者的演武场。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华尔街

深陷资金泥潭的投资者同样把数字货币量化当作救命稻草,P2P行业的空中楼阁轰然倒塌,众多P2P企业已是危急存亡之秋,不能填上资金的巨大缺口,企业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们铤而走险,希望在数字货币市场谋取一线生机。

有报道称,很多大胆的量化团队,都接受了几亿到几十亿不等的来自P2P的资金,总额保守估计有数百亿。富贵险中求,这样的做法也是一时的无奈之举,然而市场无情,这救命稻草或许会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大批机构投资者外,散户也在前赴后继的进入这个市场。对于曾经在币圈尝过甜头的人,如同吸食了精神的鸦片,便再也难以脱离这个光怪陆离的游戏。即使是个人制作的量化模型,无论优劣都能找到一批散户拥趸。

第一台蒸汽机诞生时,保守的英国人驾着马车和火车赛跑,成为了历史课本中的笑料;今天我们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窝蜂地涌向每一个新生的事物,生怕成为驾马车的人。

量化背后的修罗场

虽然每一支量化基金都在极力鼓吹自己的盈利能力,仿佛量化是一件可以躺着赚钱的买卖,但是实际上站在公众面前的只是挣到了钱的量化,还有无数失败的量化悄无声息地诞生、试验、赔钱、死掉,就像点名时大喊一声“没来的请举手”一样。在统计学上对此有一个专门的术语叫做“幸存者偏差”。

不仅仅如此,过去的成功只属于过去,S&P道琼斯指数全球研究与设计总监AyeSoe曾说过:“在多数的互惠基金的说明手册中都可以找到一句话,‘过去的业绩并不能代表将来’,但投资者仍把它当作选择基金的重要指标而深信不疑。”对于数字货币市场尤其如此。

有人认为量化是正当获利交易;也有人认为在数字货币交易领域做量化是操纵币价,扰乱市场秩序;还有人认为量化并没有可靠的依据,照搬传统策略,主观进行搬砖套利,有其形而无其神。

被称为“币圈大佬”的李笑来在最近一次采访中评价数字货币交易,“现在的核心问题是,交易平台和项目都不透明”。因为下单接口的不稳定,服务器的调整或断链,时常发布暂停交易公告也侧面印证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不成熟。

虚虚实实、大涨大跌的数字货币市场暗礁重重。昨天可以赚得盆满钵满的策略可能今天就会血本无归,而且随着更多机构玩家的进场,数字货币市场的波动和竞争日益剧烈,独木桥正在成为钢丝绳。币圈各色量化交易活动正试图联合资本、“媒体”一起将更多人变成“韭菜”,不断拉低投资门槛,低的仅有50USDT(约合340元人民币)。

阿粟就是一个希望在数字货币量化基金中碰碰运气的工薪族。在接受人民创投(ID:renminct)采访时,她说她开始只是在朋友圈中看到一张数字货币量化的海报,并未在意,可是后来好友告诉她自己通过量化赚了好几倍的时候,她也不禁心动了。这个网站的量化模型简单粗暴,三天之内,要么翻倍,要么归零,没有任何中间路可以走。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某量化平台声称“仅向合格投资人开放”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阿粟按照客服发来的操作指南,从火币购买了USDT投到量化平台。尽管火币和该平台都提醒不接受中国公民交易,可是实名认证使用的都是中国公民身份证。3天后,阿粟投注的那一期赔个精光。阿粟说,“客服在每一次咨询结束后,都会说一句‘祝您翻倍’,仿佛一场赌博”。

这个平台犹如币圈的一个缩影,要么天堂,要么地狱,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地伏在荷官的膝下,聆听骰子撞击的声音,殊不知荷官才是他们中的头号玩家。“职业投资者都知道有庄家”,张威直言。多数的量化平台或许会推出更复杂的止损策略和更出色的套利机制,但除非平台拥有足够雄厚的资本成为游戏的庄家,就只有被收割的命运。

量化作为工具,或许无可厚非,但许多数字货币基金以“量化”为名,公开募集资金,行走在法律的边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赵锡军认为,金融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同,参与金融活动,动用的是别人的钱,发生风险,别人会有损失,因此政府需要更加严格地监管。

从去年9月份,监管机构和和行业组织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加强数字货币领域金融活动的监管,防范非法融资等各种违法金融活动。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互联网业态“创新”不断涌现,一些风险变异很快,要做到“露头就打”。这绝不是一句空话,一旦政府重拳出击,“市场”将面临腰斩。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望广大投资者擦亮眼睛,做到“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奉劝在法律的刀刃上游走的人,早日回头是岸,不然面临的必定是法律无情的制裁。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剩余 43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比特快讯-全球首款可以挖矿的区块链媒体 » 人民创投:量化交易,是金银岛还是修罗场?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内容合作
                   
联系合作
  • 我要投稿: article@bitnews.vip
  • 合作邮箱: piti@bitnews.vip
  • 商务微信: jijun1201
  • 客服微信: leweikefu
  • 客服QQ : 746911775
请长按图片,将本条快讯推荐给好友